阿根廷葡萄酒业:悠久而坎坷的历史,铸就自身诸多优点

作者: Diego Bonnel        来源: 《酒典》www.winemagcn.com|原创作品 谢绝转载

Argentina wine industry: a rich a bumpy history with many assets on their side

阿根廷的葡萄酒酿造历史较长,比许多新世界国家的酿造历史都要长。在这漫长的历史过程中,技术、人、政治、经济与社会环境在塑造阿根廷葡萄酒业的现状中都发挥了主要作用。当有利条件得到满足时,这个行业内思维模式便逐渐发生演变,新市场打开了,也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

Snowed_Path_Andes Argentina wine industry

生产方面

要生产葡萄酒,首先需要的是物理上的和技术上的手段。在干燥地区,比如门多萨,水(灌溉)是必要条件。后来被欧洲人改进的印加人的技术存在于重力供给的灌溉系统中。80年代早期从以色列带到阿根廷的滴灌技术可以对高海拔葡萄园进行灌溉。

另一个因素是定性的种植材料。尽管在15、16世纪期间有来自西班牙、智利及其它原产地的插条被带到阿根廷,而真正的改进是由一位法国农艺师米歇尔·艾梅·普杰(Michel AiméPouget)带来的,他在19世纪下半叶种植了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美乐(Merlot)、霞多丽(Chardonnay)以及马尔贝克(Malbec)的插条,并教授当地种植者葡萄栽培与葡萄酒制作技术。

就马尔贝克葡萄而言,因为没有马尔贝克的精选克隆品种,这个国家不得不自己培养,于是尼古拉斯•卡帝那(Nicolas Catena)和他的团队开启了这项任务。实施的实验改变了葡萄酒产业。最后,在葡萄园建造葡萄酒酿造设备以及逐步引进机械收割已成为21世纪早期主要的葡萄栽培的进展成果。

Grapes Argentina wine industry

要求人们到葡萄园工作,发展葡萄种植和酿酒产业。两波移民潮使这个条件得以满足。一波是在19世纪20年代,即阿根廷由何塞·德·圣马丁将军(San Martín) 从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下解放出来之后;第二波是在1847与1939年之间,在这期间,有7百万移民来到了阿根廷。

政治事件以不同方式塑造了阿根廷葡萄酒历史。内战导致阿根廷葡萄酒业在19世纪中一段时间里衰退。20世纪期间,几届继任政府无法避免1929年危机对葡萄酒产业冲击所带来的影响,这场危机导致这一产业持续衰退一直到贝隆将军(Perón)掌权(1943 - 1950)并且国内消费得以改善后为止。他的有利于劳动阶层的措施对葡萄园种植面积有着直接的影响,使葡萄园面积从1950年的450,000英亩几乎扩大到1977年的900,000英亩。随后,继任的军政府统治一直持续到1983年,在这期间经济衰退、官僚制度、腐败、社会与政治动乱以及在全球政治舞台上,阿根廷基本上与整个世界隔绝。

Bonarda-Argentina wine industry

经济事件也同样塑造了阿根廷葡萄酒产业。以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为主要的国内市场,该产业在18世纪期间迅速发展。从1778年开始,由于自由贸易法的原因,当时的门多萨(Mendoza)葡萄酒天然市场布宜诺斯艾利斯大量涌入了西班牙葡萄酒,并无法与之抗争:因为来自伊比利亚的葡萄酒物美价廉。仅有当船舶无法到达布宜诺斯艾利斯时,门多萨葡萄酒才能在首都卖。

1885年,横跨阿根廷全境的火车把门多萨及圣胡安(San Juan)与布宜诺斯艾利斯连接起来。除了拉近了制造商与他们的消费者的距离,这种情形帮助大量移民在门多萨定居下来。

在独裁统治期间(1976 - 1983),阿根廷的货币体系无法正常运行。通货膨胀率超过1000%/年,比索实际价值对美元走强,这对出口造成了直接影响,使出口量从1978年的6700万升下降到1979年的9百万升以及1980的7百万升。

20世纪80年代晚期到90年代早期的过度通货膨胀导致许多葡萄酒酿酒厂无法购买不锈钢罐,而选用水泥池。即使当经济在1991年恢复稳定时,银行贷款利率仍高达25%。因此,许多葡萄酒庄不进行投资了或者转手了。

Argentina wine industry

随着卡洛斯·梅内姆(Carlos Menem)于1989年入主阿根廷总统府“玫瑰宫”,事情开始有了转变。他在一个叫做convertibilidad的兑换体系中将比索对美元汇率固定住,降低了贸易壁垒,并启动了一项批发的私有化项目。结果,通货膨胀于1993年下落到个位数,并且外国投资大量涌入阿根廷。从1991年开始的十年期间,有15亿美元被投资于阿根廷葡萄酒产业。比索在2001年的贬值造成其对美元的价值损失65%,这吸引了许多国外投资商启动项目,其中大多数都以追求质量为本。

需求方面

消费者行为是了解阿根廷葡萄酒历史的一个关键因素。

欧洲移民都喝葡萄酒。在移民时期,人均消耗量在19世纪70年代末期是 23 升/年,到了1914年上涨到 62 升/年。然而,因为1929年的经济危机,人均消耗量在1932年跌至33升。因贝隆的措施有利于葡萄酒产业,人均葡萄酒消耗量从1950年的66升,上升到1960年的80升以及1970年的92升。到了1975年,人均消耗量下滑到84升,又在1980年滑到76升。 1985年,消耗量为59升。到1996年,这一数值跌至人均41升,乃至2004年的30升。在20世纪70年代与80年代期间,阿根廷葡萄酒饮用从饮用75%红葡萄酒转变为75%白葡萄酒。结果导致在1970年到1990年间,马尔贝克种植面积下降80%,减少到仅25,000英亩。

Red_Vineyard Argentina wine industry

思维模式及其发展在阿根廷葡萄酒产业中也有一定作用。为了吸引国际消费者,尼古拉·卡特那(Nicolas Catena)意识到他需要采用最新技术、减少每一步骤与氧气的接触,从而进入现代葡萄酒生产模式。在美国葡萄酒顾问保罗·霍布斯(Paul Hobbs)的协助下,他改变了酒庄中的一切。阿尔纳多·艾查德(Arnaldo Etchart)也在米歇尔·罗兰(Michel Roland)的帮助下引进了新的现代化技术:产量降低了、灌溉减少了、对新的修枝方法也进行了测试、在葡萄园里悬挂时间延长了、还采用了带温控的不锈钢罐,以便改善口味、色泽、口感和陈年能力,赶走含有过多硫磺的被氧化的、酸涩的葡萄酒。

Panoramica_Tanques-bodega-Vistalba-Pulenta-Argentina wine industry

有了所有这些改变,在数十年只服务于受垄断的国内市场之后,开始了对新市场的征服。直到2002年在发生阿根廷比索对美元价值损失65%的贬值以及国内市场缩水后,出口变得大为有利可图。比索的贬值降低了葡萄酒产业的成本,使葡萄酒酿造利润异常丰厚。在经历5年1.5亿美元范围内的出口后,2004年,出口额跃至2.31亿美元、2006年跃至3.79亿美元。那个时候,阿根廷出口现代风格的、果味浓郁的而纯粹的葡萄酒,这是这个国家自1993年以来对葡萄酒实施改革并进行现代化所带来的结果。2010年,阿根廷对美国的出口额为2.22亿美元,比智利多出1200万美元。

祖卡尔迪(Zuccardi)案例可以做为这种成功的一个典范。祖卡尔迪家族开始出口一种叫做方尊(Fuzion)的入门级马尔贝克-西拉(Syrah)混酿酒,在欧洲这款葡萄酒没有取得较大成功,但在加拿大却卖得红红火火。2009年,方尊成为加拿大安省酒类管制局(安大略专营)的最畅销产品。政府控制的商店在安大略一省就售出419,000箱,比13款黄尾牌葡萄酒产品的总销售量还要多。

产业的未来 :若条件俱备将熠熠生辉

阿根廷葡萄洒产业的未来取决于有多少个关键成功因素得到满足以及满足到怎样的程度。将助力该产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有:

FINE WINE AND LIQUOR MAGAZINE

- 拥有一个有故事可讲的葡萄酒产业:安第斯山脉与高海拔葡萄园都是可营销的而且优质的论点。安第斯山脉是个独一无二的卖点。有关质量方面,高海拔带来两项关键要素:热幅射及强大的紫外线。热幅射可产生更丰富的芳香、单宁酸、口味与色泽。更强烈的紫外线意味着葡萄果皮更厚、酒精更少、酸度与浓度更大,从而酿造出口感圆润丝滑的大酒。

- 拥有强大的品牌身份:两个主要元素打造该品牌:进入市场的膜拜葡萄酒以及马尔贝克葡萄。膜拜葡萄酒一般来说都比较昂贵,并得到评论家的褒奖。Catena Alta Malbec(卡氏家族马尔贝克干红葡萄酒)、Cobos Malbec(可宝斯马尔贝克干红葡萄酒)、Achával-Ferrer’s Malbec(阿查威尔马尔贝克干红葡萄酒)、Finca Altamira Malbec (阿塔米拉顶级干红葡萄酒)在《葡萄酒观察家》以及《葡萄酒倡导家》的评分均超过90分。另一方面,马尔贝克葡萄与阿根廷有着密切的关联(尽管伯纳达Bonarda与托隆特斯Torrontés也势头正盛)。这些要素无疑起着打造品牌的作用。在此基础上,值得一提的是葡萄酒旅游也日渐兴盛。在2010年上半年,有769,000名游客到阿根廷酒庄旅游,在前一年基础上几乎增长了58%;

- 拥有忠实的客户:马尔贝克在美国及其它市场的成功可归因于葡萄的简单、富含果味的特点正是消费者所寻求的。对于新体验葡萄酒的国家来说,这是个完美的品种。多数情况下,马尔贝克已进入到消费者的潜意识中,并很可能已在那里驻留。这是人们为什么喜爱《葡萄酒倡导家》前记者杰伊·米勒(Jay Miller)所说的“马尔贝克不只是一时的风尚。在当下以及可见的将来,马尔贝克前景看好。我认为马尔贝克不会消失。”

- 拥有足够大的市场可出售当前生产的产品:美国、加拿大与英国 ——阿根廷出口的主要市场—— 这三大市场规模可观,并为其发展提供极大潜力;

- 拥有稳定的产业结构:阿根廷葡萄洒产业中相当大一部分由行业巨头主导。星座公司(Constellation Brands)与欧弗尼酒庄(O. Fournier)及Carlos Pulenta签订交易生产Diseño葡萄酒,这是一款不到10美元的大众市场马尔贝克葡萄酒。保乐力加集团(Pernod Ricard)、联和多美公司(Allied Domecq)以及帝亚吉欧集团(Diageo)均收购了阿根廷酒庄。卡氏家族(Catena)在2007、2008年与美国嘉露酒厂(E&J Gallo Winery)签订交易,在分销若干品牌。2011年4月,旗下拥有苏联红牌伏特加(Stolichnaya vodka)的烈性酒公司SPI集团收购了阿查威尔酒庄(Achával-Ferrer)的多数股份。只要这些巨头在,该产业的未来看来是有保障的;

- 在世界各地易于获取并能从良好的分销网络中受益:如上面提到的,巨头有能力对酿造的葡萄酒进行分销,并通过他们的国际分支机构及影响力,使较小规模酿造葡萄酒的酒商的路更轻松;

- 提供多样性:不仅马尔贝克因海拔而呈现出不同的香气(从高海拔的紫罗兰花香到低地带的黑樱桃、黑莓,还有李子、樱桃、草莓香),制造商还会开发新的领域,如巴塔哥尼亚的里奥内格罗,那里种植着黑比诺等其它葡萄;此外,有机种植开始登场,走在这一运动前沿的有位于门多萨的Ojo de Agua 酒庄等巨头;

- 从全球大环境中受益:当前在软弱的政府领导下的阿根廷政治与经济形势是这个综合体中的问题点。这个国家在海外的受欢迎度也至关重要,许多投资商也可能会推迟他们的决定,或干脆到别处投资。近来,通货膨胀在2014年达到了38%,2015年达到了26%。从2009到2010年间,酒庄为购买葡萄与葡萄酒而支付的价格在40%到100%幅度之间增长,并且至今这些价格依然很高。因为这些通货膨胀率,利润一直在缩水。问题是阿根廷酒庄很少能将较高的成本转移到来自一些习惯于稳定价格的国家中的国际消费者。尽管酿造的葡萄酒中有75%是在国内出售,大部分酒庄还是依靠出口市场获得增长,并将出口视为拥有未来的关键。

总体而言,阿根廷有着悠久的葡萄酒酿造史、很强的国际认可度,并且那里的葡萄酒为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业余葡萄酒爱好者所青睐。如果阿根廷失去其在全球葡萄酒领域的位置,将是出人意料的。阿根廷酒庄庄主、酿酒师、葡萄栽培师以及他们所雇用的飞行酿酒师在过去20年中所投入的工作使这一行业发生了如此根本性的改善,使阿根廷葡萄酒业现今立于稳固的位置。如近期所品尝的来自花葡蕾酒庄(Fabre Montmayou)举办的葡萄酒展会,阿根廷葡萄酒可达到列级名庄级别,并直接与最好的波尔多葡萄酒竞争。只要有这些葡萄酒存在于国际葡萄酒领域,阿根廷葡萄酒无疑将拥有闪亮的未来。

作者简介:Diego Bonnel, 为多家酿酒厂担当葡萄酒顾问,在数个 国家的官方机构任职,超过 25 年。每年品尝数千款酒,特 别了解(以西班牙和葡萄牙为主的)伊比利亚半岛和法国 的葡萄酒。

该文刊登于《酒典》杂志 2017 年 09 月 刊
作家其它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