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木水

作家 李木水 的文章

来自 澳大利亚

李木水(Mushui Huanmei Li),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从事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研究;葡萄酒专栏作家,澳大利亚葡萄酒促进协会执行会长(Wine Australia Promotion Association);英国葡萄酒及烈酒高级品酒师。

“小酒庄、大产业”之宁夏的悖论

截至2016年底,贺兰山东麓产区目前已建成酒庄85个,正在建设99个,年产葡萄酒约1亿瓶,年销售收入30亿元,综合产值达166亿元。宁夏贺兰山东麓在全国首次以地方人大立法的形式对产区进行保护,颁布了《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保护条例》;首次对产区酒庄实行列级庄管理制度,制定了《宁夏贺兰山东麓列级酒庄评定管理办法》;首次成立了省级葡萄酒产业管理机构——宁夏葡萄产业发展局;成为中国首个世界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省级政府观察员;宁夏贺兰山东麓的葡萄酒产业具有极大的发展前景。尤其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对宁夏葡萄酒产业发展的肯定,让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的发展前景更加光明。

阅读文章 »

2017-09-06 11:28:00

孤独:银广夏基地

这块贺兰风土下的银广夏甘城子二基地在蹉跎的岁月中继续见证宁夏葡萄酒产业的发展。现代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始于20世纪80年代玉泉营农场的300多亩葡萄园和90年代的银广夏开荒治沙,连片种植的近3万亩酿酒葡萄。之后,银广夏像陨落的流星,刹那的绽放后是无限的悲叹和苍凉。银广夏分布在一、二、三基地的3万亩的葡萄园几易其主,疏于管理,有些葡萄园在历史的尘埃中消失殆尽,有些在挣扎中垂命,却依然在孤独地诠释贺兰芳华。

阅读文章 »

2017-08-18 11:12:00

格鲁吉亚的葡萄酒与饮食习惯

今年四月份笔者作为宁夏葡萄产业发展局的代表走访格鲁吉亚,探访这个丝绸之路上的古老葡萄酒国度,怀着敬畏学习之心为在宁夏建立格鲁吉亚葡萄酒博物馆走访了这片神秘的土地,继而有感写下了这篇札记。

阅读文章 »

2017-08-17 11:39:00

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榨季掠风(二)酒庄漫步

2016年榨季,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普遍减产。由于8月下旬降雨的影响,白葡萄正值成熟期,白葡萄的质量普遍下降,出现了烂果、霉果。红葡萄因为当时还处于生长期,质量并未受到影响,10月份也有几次小的降雨,但是温度普遍很低,因此葡萄质量很好,糖度很高,但是红葡萄的产量普遍降低1/3~2/3(也有为提高质量而人为降低产量的)。2016年贺兰山东麓的葡萄产量总体降低,除了自然条件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农户刨掉了葡萄藤。2015年葡萄丰收,供过于求,很多酒庄压价,挑剔葡萄质量,造成了很多果农经济损失。于是,很多果农刨掉了葡萄藤。 9月底10月初,绝大多数酒庄开始了红葡萄酒的压榨工作,榨季很快,到10月中旬,榨季基本结束。由于葡萄供给以及外来葡萄采购商的收购,2016年榨季,宁夏的很多大酒庄,例如张裕摩塞尔十五世酒庄、西夏王酒庄以及长城云漠酒庄,实际压榨量均比计划压榨量要低很多。

阅读文章 »

2016-12-27 17:21:00

问题与对策:葡萄酒如何赢销中国

现阶段消费者葡萄酒文化知识的缺乏,对葡萄酒时尚、健康的正面认知,以及葡萄酒产品琳琅满目、甚至鱼龙混杂的现状,现阶段在葡萄酒市场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的输赢不仅关乎现阶段的盈利,还关乎长期的生存和发展。

阅读文章 »

2016-12-27 17: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