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平辉

作家 肖平辉 的文章

来自 澳大利亚

南澳大利亚大学食品葡萄酒法博士,并获管理学及欧盟法双硕士学位;目前居澳大利亚,长期观察全球葡萄酒产业政策及西方国家慢餐/食(Slow food)运动;曾受训于欧洲公共管理学院(EIPA),研习葡萄酒贸易法规;资深中文持证导游。

食品政治漫谈(1):开篇语

何谓食品政治,食品为什么有政治?里不是说食品本身是政治,而是说它是人类政治的标的物,是政治的客体。食品的政治说得残忍点,可以为了食品而相互杀戮、流血。而在相对和平和大家都有饭吃的日子里,大家维护着秩序,创制食品获取、分配规则。

阅读文章 »

2015-03-11 16:59:00

食品法漫谈(6)结语:向政府建言电子商务与食品法规

食品法专栏写到这里也告一段落了。有点遗憾,生活也不像以前那么纯粹了。食品确实比不了酒水的洋洋洒洒,也没有那般浪漫。但是倘若各位看官有心发现,食品的法律涵盖的元素其实一点都不比酒水少。但是笔者没有在本专栏中展开讲。倘若要结束,我愿意来抛砖引玉。中国还在进行深刻的技术和社会革命,技术主要是以互联网为基础革命带来的深刻的经济变革,而社会层面的变化则是中国不断深化的城市化运动。中国食品产业也因此带上这些烙印,食品相关的法律建设也更因此需要在这些方面着力。 20世纪末从美国传入中国的互联网改造了中国,建立在互联网的基础上的电子商务运动极大地释放了中国的商业能量。新兴的移动电子商务崭露头角,创造了许多发达国家都不一定有的生活方式,以新的交易方式不断改变人们的生活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特别是近年来互联网技术与移动通信技术、互联网完美地结合,并进入电子商务。现在中国实现了线上线下购物与交易、在线电子支付等综合性电子商务,什么B2C、O2O等等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一部手机买遍天下。

阅读文章 »

2015-02-27 22:59:11

食品法漫谈(5):世界贸易组织、柳传志跳农门和全球食品的海国图志

14世纪横扫欧洲的黑死病夺去几千万欧洲人的生命。在14世纪中叶欧洲大陆国际港口为防范高致死性的流行病如黑死病、霍乱、黄热病等疾病,对跨境旅客执行隔离进行卫生检查。具体做法是对要求入境的外来船舶和人员采取在进港前一律滞留,进行主动隔离40天的防范措施。如果在此期间未发现船上人员染有传染性疾病,则允许船舶进港和人员上岸。这种带有强制性的隔离措施,对阻止疫病的传播蔓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此后,该方法在国际上被普遍推广,并逐渐形成了“检疫”的概念。这种用于防范疫病的隔离检疫措施后来从人的检疫逐步运用到阻止动物、植物危险性病虫害的传播方面,也便逐步衍生出动物检疫和植物检疫。早前出入境的检疫对象很多是人、活体动物和植物。随着人类技术掌握,活体动物和植物被越来越多地加工成制造品便于国际商品贸易,虽然入境的制成品没有或很少有疫病的可能,但它毕竟是外来物,有安全风险,所以原来用于动植物检疫的防范风险的理念逐步转化为检验商品是否有其它安全风险,也便有了今天我们的商品检验。如果入境的商品是食品基于其为人所食用,也就变成了对食品的安全性进行验证的检验。

阅读文章 »

2015-02-27 22:55:20

食品法漫谈(4):吃货、刁民和职业打假人

在深圳,有这样一批人,他们整天没事就往商超跑,大多是哥们,别的活还不干,他们很喜欢买食品。买来食品后,他们不只是简单的用来吃,而是对着包装袋看了又看,放下来还看;看了之后还要做做笔记什么的。他们并不被人待见,商超都像避瘟神一样回避他们。但是他们总是能够以大无畏的精神,矢志不渝天天继续往商超跑,周而复始做同样的事情。你说他们是家庭煮男什么的或是超级奶爸的,看起来没有资本,既不是帅哥又长得不像是吃软饭的。你说他们是试吃者,商家又不待见他们。那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职业打假人,不知道是不是深圳人给他们起的一个雅称。几年前,笔者曾经在深圳吃住半年,托着朋友关系,与这个人群有过几次亲密的接触。这是一些被标签化为刁民的吃货。

阅读文章 »

2015-02-27 22:52:07

食品法漫谈(3):从穿衣服的微笑曲线到吃饭的哭丧曲线

上期说完政府在食品法里头的作用,并自己给自己下套说这期有精彩分享。结果如何,诸位看官往下看自有定论。 不久前,猎头找到我的一个朋友,给他推荐了一个中国知名男装品牌的职位,朋友过来问我意见。我问了问百度又搜索了谷歌,纺织服装是中国传统的拿手产业,早年借力中国的人口红利,在产业的下游积累发展,但如今这个时代终结,比如越南取代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耐克鞋生产国,人们不得不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制造业向东盟国家转移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甚至难以扭转的趋势,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正在遭受挑战。

阅读文章 »

2015-02-27 22:4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