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大桥:美国纳帕谷到中国 The Golden Bridge: Napa to China

作者: Michael Cervin        来源: 《酒典》www.winemagcn.com|原创作品 谢绝转载

从北京到美国最负盛名的单一酒谷纳帕谷差不多有9500公里。许多美国酒厂正热切地把他们的品牌推向中国。尽管纳帕谷有超过一千家酒厂和超过400个品酒室,纳帕谷现在才明白他们需要吸引更多的中国客人来加利弗尼亚州参观。

 napa valley

结缘中国的纳帕谷

虽然最近的数据显示,2016年350万访问纳帕谷的游客中,大部分来自美国,但最大的国际参观团来自中国,占了5.3%,换一种表达方式是,有18.5万游客表示他们的国籍为中国。这样的话,纳帕谷如何搭建一座通往中国市场的桥梁呢?中加葡萄酒文化交流组织(The Cal-China Wine Cultural Exchange/CCWCE)是在纳帕成立的一家非赢利性组织,建立于2014年,旨在通过旅游和教育的方式提升中美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中加葡萄酒文化交流组织的使命是帮助葡萄酒类的贸易,促成参观者和游客项目,增强教育的工作力度,”组织的创立人Joe Chuang如是说。他在中国近北京的地方拥有一个酒庄,也是生产5000箱纳帕酒的萤火虫庄园(Firefly Vineyards)的庄主。“我们希望通过葡萄酒来增强中美两种文化之间的友谊和理解。”他说。

napa valley

在提升双方关系之前,回顾过往是重要的。早期加州历史上,是中国劳工——极低薪和病痛缠身的工人——修建起铁路贯穿全州。加州有许多中国城。纳帕谷的中国城靠近纳帕河,曾是300多位中国人的家,在19世纪80年代初到20世纪初繁荣起来。如今,旧金山之外的的中国城凋零,中国社区也几乎消亡,唯余一两栋原来的建筑留存。例如Schramsberg 酒园的历史起始于19世纪八十年代,当时的中国劳工用手开凿的洞穴如今成为旅游热点。这家酒园的酒行销香港与澳门,听起来有点搞笑。当然,他们的酒也在美国销售,美国总统尼克松1972年曾用他们的“白中白”酒向中国总理周恩平“举杯祝平安”。

Yao family wines

相对的另一面,姚明酒庄(Yao Family Wines,官方译名为“姚家族葡萄酒公司”,在此简称姚明酒庄)实践了中国-纳帕谷的体验。姚明在中美都很有名,以他名字命名的酒厂搭建了两国之间的重要桥梁。“美国消费者喝葡萄酒的历史比中国长”,姚明告诉《酒典》的记者。“所以说优质葡萄酒在中国来说是新事物,但我们学习得很快。葡萄酒适合人们的生活,尤其是那些年轻的专业人才喜欢和朋友交际,共度美好时光。”姚明酒庄的第一个年份酒始于2009年,大约生产了5000箱酒,虽然他的酒庄有能力生产到20000箱。30%出口到中国大陆,还有少部分出口到澳门、新加坡、迪拜和加拿大。价格在其决策中举足轻重。

Yao family wines

“这是加在葡萄酒出口中的一种财政负担,”姚明酒庄的酿酒师Tom Hindle说。姚明酒庄的副牌酒Napa Crest,在美国卖50美元而在北京卖500人民币。他的正牌酒Yao Cabernet Sauvignon在美国卖150美元而在中国卖1700人民币。“我认为中国人对我发布自己品牌的葡萄酒感到惊讶,但他们知道我在美国花了时间,发掘了新东西”,姚明说,“他们质疑我的酒能有多好,但葡萄酒评论家给予我的酒高分。现在几年过去了,我想消费者已经知道我们能酿优质酒,我也很高兴我们的酒深受两国消费者喜欢。”但纳帕仍与波尔多存在竞争。“中国人首先接触法国酒,”姚明说,“他们学到,法国酒享有作为全世界最好的葡萄酒的声誉。我的目标是帮助中国饮家亲近纳帕谷,仍要加大力度开展有质量的纳帕葡萄酒教育。”

Yao family wines

所以2016年2月时,他在St. Helena开了品酒室就不那么令人惊讶了。他们针对来纳帕的大部分中国游客而开。他们提供日常的酒菜搭配,品酒室有普通话和粤语服务。品酒室也包括了一些篮球运动随身用具,以纪念姚明的NBA时光。他们也提供葡萄酒和巧克力的搭配,这些巧克力是当地出产的,位于Yountville 。参观了品酒室的游客超过三分之二不是中国人就是美籍华裔,而姚明有时也会来他的品酒室。

napa valley

Yao family wines

其它纳帕酒厂或者直接在中国竞争,或者重新配置它们在纳帕谷的品酒室以欢迎中国游客。Duckhorn酒园是纳帕的一流酒庄之一,在美国50个州和全球22个国家都有销售,2004年起就把酒卖到中国。他们的Three Palms Vineyard系列全世界都有名。“我们是纳帕谷的蓝筹股类的酒厂之一,”电商及消费者市场部的总监Belinda Weber如是说。“我们发现熟知波尔多的中国饮家也如此看待纳帕”,她说。他们的酒主要在一些重要城市如上海、武汉、北京以及浙江省的江山市销售。他们的酒在这些城市的零售店、餐厅销售,也批发到全国,而他们酒庄特供的一系列产品只能在酒庄才能买到,或者通过它们的官网,又或者是直接发货给中国的消费者。

duckhorn

纳帕的旗舰酒庄罗伯特•蒙大维酒庄(Robert Mondavi Winery)——许多中国游客参观纳帕谷第一时间要去的地方之一——你会发现有两位精通粤语与普通话的培训者等着你。也有韩语参观团。

Robert Mondavi Winery

 “我们非常感兴趣也正投资以上市场”, 亚洲区国际销售和市场经理Camille Zanette如是说。蒙大维酒厂在中国推广品牌多年后,重新聚焦纳帕谷的推广。“我们在微信上很活跃,甚至有一个中国的葡萄酒俱乐部”,Zanette说。他们还特意推出了一位厨师,这位厨师每年游历中国,调查不同省市的市场以及研究酒菜搭配。

napa valley

napa valley

Frank家族酒业(Frank Family Wines)也为纳帕与中国之间的鸿沟搭桥,并把酒庄的库存铺向亚洲。他们的酒已经分销到日本、泰国、韩国、香港和新加坡,他们中国分销的目标为每年5000箱到上海和北京。由于老板Rich Frank在好莱坞的生意(他曾是Paramount电视的主席和Walt Disney工作室的主席),他们中国的经销商确实利用了Frank的媒体经历来推广葡萄酒。

 “我们在上海的自贸区有仓库,可以分销我们的Chardonnay、 Carneros Pinot Noir、 Napa Zinfandel、Napa Cabernet 和 Rutherford Reserve Cabernet系列到全国,”加州和亚洲销售副总Ed Skupien如是说。他们这个酒庄的历史源于1884年,但只有少量卖给中国游客。“我们没有足够多的说普通话的游客来改善我们的品酒室,但我们希望我们的品牌在中国继续成功,同样的也希望我们的酒庄住宿能改善。”

 

中国搭桥到纳帕

napa valley

随着中国的葡萄酒消费量的逐步上涨,纳帕把中国市场视为目标。反过来也是对的: 中国商业把纳帕视为目标。毋庸置疑的是,中国对收购和并购纳帕葡萄酒厂的兴趣随着两国贸易的增涨而提升。(编者注:商业与政治互相独立又互相依存与影响。就商业而言,中加双方都殷切希望能真诚合作互利共赢。但目前中美关系紧张,政治影响经济,一切商业活动皆受影响,葡萄酒业也未能幸免。您如何看待目前中加双方的葡萄酒贸易与发展?欢迎与《酒典》分享,写邮件到info@winemagcn.com或关注《酒典》微信公众号jiudian2001分享您的宝贵看法,将有机会被刊登于《酒典》杂志、官网www.winemagcn.com和其它社交媒体。

在纳帕谷,中国商业形态正被发掘,探测以及与酒厂建立合资,以便开拓美国酒对中国大陆和香港市场的出口。

2014年,Quixote酒厂的前庄主透露,纳帕谷跃鹿酒庄(Stags Leap )所在的酒区的Quixote酒厂以2900万美元的价格被出售给Le Melange,一家在美国的中国私人企。

2010年中,中美合资企业Silenus国际集团以600万美元的价格获得了Silenus Vintners的所有权以及毗邻的土地。土地位于纳帕谷Oak Knoll区,包括了7000英尺的酒厂以及四公顷的土地。固定资产包括了一间品酒室和超现代化的装备及相关设施。Silenus Vintners一直为精品生产商生产高质量的葡萄酒。该酒厂有3万箱的产量。Silenus国际集团倾力于河南省,而其中国酒厂也在中国大陆运营一个酒厂工程。

2011年,Goldin集团的金融投资以及其主席Pan Sutong,香港最富有的人之一,增强了集团对葡萄酒产业的投入,在纳帕获取了16公顷的葡萄园。通过这次投资,Goldin成功地创建了生产、市场推广和销售于一体的葡萄酒生意而无需构建新品牌。该项合约涉及4000万美元(其中1000万美元为现金),包括所有权租赁、葡萄园改善费用、酒厂设备以及2011年所产葡萄的所有权。

可以预知的是,纳帕和中国会通过葡萄酒及葡萄酒旅游继续彼此支持。双方可以举杯同贺。

fine wine and liquor

发表于《酒典》101期

作者简介:迈克尔·卡尔文,葡萄酒酒作家,定居美国加州,为多本葡萄酒杂志撰稿,著有若干葡萄酒专业书籍。

作家其它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