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银广夏基地

作者: 李木水        来源: 本文为《酒典》原创,欢迎订阅,允许微信直转链接,谢绝网站纸媒转载

fine wine and liquor

一片葡萄园要历经多少岁月的洗礼和沧桑,才能活成如今的倔强;一片葡萄园要历经多少的风霜和雨雪,才能镌刻如今的斑驳和苍茫;一片葡萄园要历经多少的磨难和坎坷,才能拥有如今的观瞻和辉煌。当人们都在为金奖酒举杯换盏、觥筹交错的时候,她却默默地在雨露星晨中,洒落阴凉、沐浴阳光,一半泥土安详,一半空中飞扬,用日复一日的子、丑、寅、卯来馈赠耕耘,用年复一年的春夏秋冬来诠释贺兰风土。

ningxia-yinguangxia

这块贺兰风土下的银广夏甘城子二基地在蹉跎的岁月中继续见证宁夏葡萄酒产业的发展。现代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业始于20世纪80年代玉泉营农场的300多亩葡萄园和90年代的银广夏开荒治沙,连片种植的近3万亩酿酒葡萄。之后,银广夏像陨落的流星,刹那的绽放后是无限的悲叹和苍凉。银广夏分布在一、二、三基地的3万亩的葡萄园几易其主,疏于管理,有些葡萄园在历史的尘埃中消失殆尽,有些在挣扎中垂命,却依然在孤独地诠释贺兰芳华。

有很多年人们习惯了从这几个基地攫取果实,似乎忘记了这些葡萄藤承载的历史和期盼,葡藤无语,任时间淌过,孤独地承受。这些葡萄浆果酿造的葡萄酒屡次获得品醇客、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赛、柏林葡萄酒大奖赛的时候,人们对这里的葡萄开始趋之若鹜,竞相购买,受宠若惊的背后,她体会的是一群人的狂欢和孤单,她依然孤独。

她终于等到“情怀”,等到血脉里都融入“宁夏贺兰山东麓”的葡萄酒人。

这块银广夏二基地葡萄园面积约7000亩,土质主要是含砾石的灰钙土,种植有9个品种: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蛇龙珠(Cabernet Gernischt)、品丽珠(Cabernet Franc)、黑比诺(Pinot Noir)、贵人香、霞多丽(Chardonnay)、白诗楠(Chenin blanc)、白玉霓(Ugni Blanc)和雷司令(Riesling)。园区主要依赖黄河水灌溉,在对二基地葡萄园进行改造的时候,由于架型不科学、水肥管理不到位、基础设施破坏严重,这些葡萄园普遍存在树式衰弱、坐果率低、葡萄藤老化等现象。拯救老园子,保护宁夏风土,刻不容缓。

结合宁夏当地的风土条件,对于基地已有的独龙干架型进行改造,独龙干架型在葡萄藤年轻时管理简单,容易高产,但是随着树龄增大枝蔓粗大易于老化、折损、不便于埋土防寒,树形变弱、花芽分化能力差,而且独龙干结果部位不一致,不便于机械操作。对于独龙干架型,采用平茬、“回缩粗壮”的方式完成葡萄园的厂字形、矮干居约架型的改造。矮干居约架型是结合不埋土地区单干双(单)臂和埋土地区的要求形成的架势,保留10厘米左右的主干,以及两条可替生的主曼。厂字形,顾名思义就是主干倾斜不超过45度上架,便于冬季下架埋土。

在水肥管理方面,二基地主要用水主要依赖甘城子黄河泵站扬水进行漫灌,扬水主要依赖玉米、水稻等农作物的用水情况,葡萄园是有水就灌,造成了没有按照葡萄园的生长规律来供给用水,严重影响了果实发育和葡萄藤的生长和休养生息,而且漫灌的沟渠基础设施破坏严重。7000亩的葡萄园,每天的滴灌需水14.5万方,二基地目前正在积极的申请修建新的蓄水池。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既见君子,我心则将。赫赫南仲,薄伐西戎”下的西周朔方;“乌氏戎”和“朐衍戎”的春秋战国;党项羌的“西夏国”,“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昔日的战火纷飞、锦旗烈烈,今日六万多平方公里的“塞上江南”。天下黄河富宁夏,贺兰山下果园成,塞北江南旧有名,黄河和贺兰山宁夏成就了“葡萄怜美酒,苜蓿趁田居”的佳话,缔造了现代宁夏葡萄产业发展的传奇。正如《葡萄酒圣经》的作者葡萄酒大师Karen MacNeil 说的,我们以为我们知道了世界上所有伟大的葡萄酒产区,因为我们知道意大利的托斯卡纳、法国的波尔多、美国的纳帕谷, 但是沙漠中的宁夏葡萄酒产区让我们惊艳,她很可能是世界上下一个伟大的葡萄酒产区(We thought we know all of the great wine regions in the world, we know Tuscany, we know Bordeaux, we know Napa, somewhere in the Chinese desert (Ningxia) may be the next great wine region in the world. It is astounding)。

银广夏二基地这样的老园子的发展是浓缩的宁夏葡萄产业的发展史,是无声的历史书。现在这批宁夏葡萄酒人正在为园子改造做出积极的贡献,以生态、可持续的理念来感恩老园子、回馈自然。微风中,葡萄藤蔓对这些园子里劳作奔忙的葡萄酒人,迎风招展,低首含笑,那一刻老园不再孤独,而我也看到了宁夏葡萄酒产业的未来。

作者简介:李木水(Mushui Huanmei Li),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从事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研究;葡萄酒专栏作家,澳大利亚葡萄酒促进协会执行会长(Wine Australia Promotion Association);英国葡萄酒及烈酒高级品酒师。

该文刊登于《酒典》杂志 2017 年 07 月 刊
作家其它文章 相关文章